残萤酱

裘医好吃 一生推

坠落

风从耳边呼啸而过 象极了亲昵的耳语 紧接着是一声响彻整条街的巨响 被重力碾碎的器官全都搅和在一起 红色的彩带不断伸长 身旁的气笛声咆哮着 街上的行人惨叫 看那都是在为我尖叫 身体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或冰冷 终于 终于 我离开这个不需要我的世界了


恶梦

 我撕开被沾粘在意识深处的恶梦,*安抚脊髓末端惊魂未定的神经……我连接起脑与神经的桥梁,裹上不带一滴汗液的白净衣服,身体开始运作,“重新构建成一个更新的空壳,拿起不完整的笔杆涂抹颜料在自己身上” “你还没醒吗?時間已經到了”我瞥了一眼 手上已经残破不堪的怀錶……该死!我在梦里……我一直都不曾脱离!我不停的重复这些该死的记忆!✕的!我为什么还没醒?!快點醒來啊!


200線索get 估計問題是出在黑杰克模式让盲女有了全局透视后 全局透视卡在了上一个鬼身上导致的

“You are heroes”献给所有用生命撞监管的前锋们

来自卡尔的爱心 图是给朋友的 所以打了致死量的水印

花开的季节





不会细化 人生好难

裘医 七夕节快乐吖

CP为稻草人×光天使 歌手×海盗巫医 囚徒×旧装 童年×往昔 微笑×宴会侍女 这设定是觉也貘太太那裏的


“欢迎收看本届的我爱红…娘…裘医…联谊? 打住!拿错稿了 欢迎收看第一届 裘医快乐游戏会 我是主持人 萤酱”我用着欢快的声音 朗诵着自己期待了一年的大事


“请各位选手按照号码牌到指定的更衣室进行换装”


“呜呀!我不要出去…不要…我不想穿这样!不要拽我出去…”旧装被两个姐姐强行拉出来


她发出了抗议 不是因为这件衣服不合自己口味 而是因为 这是一件超级澎又超级长的………婚纱 光是挪动脚步就要小心不要被裙摆给绊倒


旧装从来没有想过穿婚纱这种少女心的愿望会在自己有生之年实现 但这真的很不是时候


“为什么其他姊妹的衣服都那么正常 我却要穿这个…”

(因为作者想搞事阿怎么着)


于是在经历了换衣发生的一些小混乱


比如囚徒在打领带的时候差点被自己兄弟勒死…


还有一群裘克被主办人逼迫卸妆而开启了你追我们跑


以及一群艾米丽被主办人逼着放下头发


又或者歌手被稻草人追着打


甚至是一群姊妹追着旧装逼她穿上婚纱

(欸呀 押韵了呢)


最后大家都安全的着装完毕!


请每个裘克邀请一个艾米丽与自己同行


男方必须蒙眼抱着女方 不限抱法 禁止使用内测扛、死猪拖、气球、锁喉!


艾米丽们必须指引抱着自己的裘克们走到终点


期间艾米丽的裙子不能着地


接下来时间交给选手们沟通 限时十分钟


计时开始!


“主办人 我问个问题”裘克当中最吃亏的歌手有些不安


“您请说”


“从起点到终点大约有多长一段路?”


“大概从(双监模式)永眠镇的一角到另外一角的距离”


“……我…觉得 这好象有些强人所难了”歌手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可怕的话


“你说什么…亲爱的?…你是在嫌我胖吗”穿着深黑色连身短裙的海盗巫医有些恼火


“不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是说 穿着这身衣服我不方便”


“人家囚徒穿贴身西装都没说什么了”酒红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直接让会场的温度降到了冰点


“oh sxxt”即使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也已经来不及 海盗巫医已经追着穿着宽松帽T的歌手跑了起来


“你妹的 逃跑就这么灵活 你刚刚说的都是些什么逼话 喂!臭小子 有种别跑啊!”


稻草人没有犹豫 选择了穿着浅黄色连身长裙 裙摆还有蕾丝的光天使 主要是因为 这是他媳妇儿 次要是因为 这是他媳妇儿 欸 刚刚已经说过一遍了吗?


囚徒则是选旧装 主要她轻 次要她好使唤 但是有个缺点 她穿的裙子炒鸡长  要抱着她裙摆又不碰地只能公主抱


童年选了往昔 因为往昔轻 而且往昔没有对象 还有她裙子不长


微笑则是选了一脸哀怨的宴会侍女 没有什么原因  因为她是他媳妇儿


其他不成对的人留下来斗地主(?


于是蒙眼之后的五个裘克抱着艾米丽们出发 因为安全起见 所以全体都用了公主抱


“往左边走十步、再直走二十步…头低下来 不然前面会撞到”


“王炸!”


“啾”在囚徒低下头的那一瞬间 脸颊被什么碰到了 软软 温温的感觉 就象是被谁亲了一下


(其实只是隔手亲人) 但是因为看不到真正的状况


所以第一次被亲的囚徒开始了危险行为 公主抱人奔跑 而且还是在蒙眼的状况下


其他对下次再补吧 不然真赶不上七夕了